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辉耀的博客

用实际眼光,建言献策

 
 
 

日志

 
 
关于我

王辉耀: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哈佛大学高级研究员,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欧美同学会/中国留学人员联谊会副会长,商务部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副会长,中组部国际人才战略专题研究组组长,人社部中国人才研究会副会长,国务院侨办海外专家咨询委员会经济组召集人,九三学社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市政协顾问委员,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中国华侨历史学会副会长,先后兼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学院客座教授和加拿大亚太基金会高级研究员,也曾在美国布鲁金斯学会担任访问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硅谷中关村人脉网络:创新区域发展的关键节点  

2012-06-21 23:12:55|  分类: 国际视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久前,我做客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参加了以王德禄等人的新书《硅谷中关村人脉网络》为题的一期学术沙龙。王德禄是北京市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的创始人,在战略咨询方面做过很多研究,对于中国未来的发展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我认为这本书的写作非常有意义。中国要力图在2020年建设成为创新型国家,那么如何去实现这个目标是我们一直在探讨的问题。其中,中关村是中国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重要支柱,同时也是和世界各个创新中心的连接点和桥梁。通过研究中关村、硅谷、新竹、班加罗尔等地区的经验,对于中国目前的88家高新区和160多家留学生创业园具有非常好的示范意义和借鉴价值。我讲几点我对这本书的体会。

第一,全球化问题。王德禄提出全球化有两个层次,一个是物的层次,一个是人的层次,我认为非常有道理。我个人也有个理论是全球化有三个浪潮。第一个浪潮是货物的流动,即15世纪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通过远洋航海带来了全球贸易,带来了全球货物的流动。随着货物的流动,带来了十七八世纪全球的资本流动,从第一支股票市场的开始进入了第二个浪潮。现在进入的是第三个浪潮,即全球人才的流动。全球人才流动的一个很重要方面是,出现了类似于硅谷和中关村这些区域之间的大量科技人才的往来,即这本书中描写的“空中飞人”。我更习惯将这些人叫做“海鸥”。“海鸥”这个群体是一个日益增长的群体,也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群体,这个群体在中关村和硅谷之间的往来非常密切。我认为这些人是推动中国未来创新,乃至于世界未来创新的核心力量。我感觉书中对这部分的描写非常有意义。这是我要讲的第一个方面,我们已经进入了人才全球化的时代。在人才全球化的时代,我们关键要找到一些节点,如书里讲到的中关村和硅谷,以及其他的一些创新的区域。

第二,社团和协会。在这本书里多次提到了协会,并且提到了安娜李·萨克森尼安(Annalee Saxenian。安娜李是我的合作者,我们去年在美国联合发表了一篇文章,主要介绍中国和印度的海归回到他们的母国怎么创业。这篇文章当时在美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包括前段时间美国国会出台的一个新的议案。在议案中美国政府取消了中国和印度人才移民的配额。美国政府很重视学者的研究,对有价值的研究成果会有及时的政策反馈。在这个方面,安娜李也写过一本书,在书中她提到了高科技的人才流动,里面包括她以前对硅谷移民网络的研究。我感觉,如果说中关村和硅谷有什么比较的话,那么硅谷的移民网络和专业化的社团是相当发达的,而中关村在这方面还比较欠缺。安娜李在研究中大量提到了硅谷的社团,她对中国和印度的移民调查,主要就是通过对这些国家的专业化社团的研究取得的。在《硅谷中关村人脉网络》这本书里举的很多海归的例子,比如朱敏、陈宏、邓峰等人,实际上这三个人也是源于硅谷的社团——华源协会。华源协会的第一任创始会长就是陈宏,他将自己的企业做大了,并以15亿美金将其卖掉;第二任会长是朱敏,他的企业卖了32亿美金;第三任是邓峰,他和他的合伙人将公司卖了40亿美金。从中可以看出协会和创业者的成长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这实际就回到了这本书的主题,人脉网络。现在中关村的人脉网络和协会还需要进一步向硅谷学习。我是欧美同学会的副会长,商会的会长,邓峰、陈宏、朱敏都是我们很好的会员。在中关村怎样更好的搭建人脉网络,并通过协会推动人脉网络的创新,在这方面我觉得王德禄所长提的非常好。

第三,推动海鸥型人才的流动。对于海鸥型人才,我们现在可能更多的是“不求所有,但求所用”,即不再追求拥有型的人才流动,而是更多的推动“哑铃型”的流动,推动人才“两头在外”流动。我前几次去硅谷的时候,那里的留学生就和我讲,他们的公司有的是研发在硅谷,市场在中国;有的是研发在中国,市场在美国。双方的这种配合——哑铃式的或者说海鸥式人才流动——会是以后中关村和硅谷创业人脉网络的一种新的模式。这也是现在和过去最大的不同,过去孙中山、钱学森这些人只能坐船回国,要坐好几个月,而我留学的时候写封信也要在一个月之前就要把下个月的信写好,因为一封信来回就要走半个多月。现在的联系基本上实现了同步,电子邮件、iphone的出现,使这个时代的社区已经不是物理的或者地理的概念,而是一种网络的社区。网络的社区是人脉网络的一个巨大的体现。实际上我们看到,不管是facebook也好,或者是twitter、新浪微博也好,本质上就是人脉网络的社区。反映到硅谷、反映到中关村、反映到其他的创业园区上来,这种海鸥人才密集的人脉网络社区,我觉得会是以后未来创新的突破。正如王所长讲的,我们要突破就要有自由的思想、自由的创造。我认为这种网络上的平台是前所未有的,并且会是一个几何型、爆炸性的增长,其数值是惊人的。中国现在的互联网用户和手机用户已经居于世界第一位了,人脉网络社区的增长态势将会大大增强我们的创新。

第四,政策创新。这本书里提到我们需要在政策层面进行更多的创新。据我所知,印度吸引海归并不是靠资金,不是说对回流的人才奖励50万或者100万的资金,而是完全的一种政策性的。印度在90年代实行双重国籍政策之前,也就是海外公民政策公布之前,印度当时回流的软件人才有7000人,而在政策实施了一些年后,回流的人才就达到了70多万。这对于印度取得目前的软件外包地位和创新地位,以及班加罗尔成为全球软件外包的中心都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怎样在政策方面和硅谷进行更多的对接,在这本书中也有所提及,并且非常具有价值。

第五,创新成果产业化。我们现在总在谈创新,实际上创新是要靠创业来支撑的,否则创新不能产业化,创新成果不能转化。王德禄所长讲首先要思想创新,从技术创新到创业,再到产业发展,但现在这个过程主要吸引的还是海归。我认为硅谷吸引的是全球的人才,因此我们不应只吸引海归,吸引华人华侨。中关村不仅是中国的中关村,也是世界的中关村。在全球化的时代,中关村要面向世界吸引全球人才进行创新创业,这样才会有后发的优势。如果只是中关村自己做自己的事情话,依然很难实现赶超世界的先进水平。据我所知像以色列、爱尔兰这些创新创业活跃的国家,他们都是以全球人才为基础的。我囯这几年也在推动这个事情,例如“千人计划”。特别是去年年底国家又专门出台了一个面向外国专家的千人计划,因此我相信在这些领域里中关村还有可能走得更好。我觉得我们今后可能更多的要推动全球人才来中关村创业。改革开放的前三十年我们是吸引跨国公司来中国创业,那么后三十年我们可能要变成吸引全球创业家来中国创业,我们要吸引更多的个体来中国创业。中关村在这方面的条件已经非常成熟。

还有一点是关于创新人才的培养。中关村是大学密集的区域,其密集程度甚至已经超过了硅谷。但是我们的教育领域,在教育国际化方面还有很多不足,中国的教育与国际化还相差很远。例如在吸引留学生进入中国的教育体系和中外合作办学等方面,我们还需要尽快与国外优秀的教育理念接轨,进一步扩大教育的对外开放。对于这本书我要谈的是这几个方面,我相信《硅谷中关村人脉网络》的出版将有可能对中国创新创业领域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5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